皇冠彩票,皇冠彩票平台,皇冠彩票投注,www.chipgerrity.com 皇冠彩票娱乐

Baidu

皇冠彩票 9号彩票 熊猫彩票 www.chipgerrity.com熊猫彩票 98彩票 博乐彩票 云鼎彩票 快赢彩票 快赢彩票 永利彩票 趣彩彩票 金巴黎彩票 广发彩票 葡京彩票 顺发彩票 鸿利彩票 聚富彩票 我赢彩票 大发彩票 财神汇彩票 苹果彩票 欢乐彩票 大唐彩票 盛兴彩票 智博彩票 环球彩票 金彩彩票 彩盈彩票 丰亿彩票 金沙彩票 金福彩票 大运彩票 万彩会彩票www.chipgerrity.com 大乐购彩票 宏发彩票 八八彩票 金凤凰彩票 易发彩票 豪门会彩票 迪士尼彩票 众彩彩票 丰亿彩票 大世纪彩票 创元彩票 鑫彩网彩票 大无限彩票 利来彩票 华夏彩票 金砖彩票 大金彩票 千禧彩票 全迅彩票 菠萝彩票 大赢家彩票 华人彩票 通博彩票 www.chipgerrity.com万家彩票 盛世彩票 福布斯彩票 鼎盛彩票 澳彩网彩票 东方彩票 新世佳彩票 皇冠彩票 港龙彩票 迅雷彩票 幸运飞艇开奖 幸运飞艇彩票 幸运飞艇官网 幸运飞艇技巧 幸运飞艇开户 幸运飞艇代理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 www.chipgerrity.com幸运飞艇开奖直播 幸运飞艇开奖记录查询 幸运飞艇投注平台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 凤凰娱乐 500万彩票 E时彩 88彩票 J8彩票 5颗星彩票 W彩票网 M5彩票 天天彩票 彩客网彩票www.chipgerrity.com 好彩头彩票 彩票在线 乐彩网彩票 GT彩票 投彩彩票 中华彩票 568彩票 快开彩票 18彩票 传奇彩票 网易彩票 幸运彩票 e乐彩 彩票控 状元彩票 拉菲彩票 999彩票 杏彩彩票 东方彩票 皇族彩票 qq彩票 金誉彩票 爱投彩票 人人彩票 爱购彩 众购彩票 盈彩娱乐 彩票王 非凡彩票 五洲彩票www.chipgerrity.com 尚合彩票 快开彩票 彩盈线上娱乐 富利娱乐 传奇娱乐 全民彩票皇冠彩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少皇 > 第一卷风云动第五十三章魏忠贤的困惑

大明少皇 第一卷风云动第五十三章魏忠贤的困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魏忠贤回京的消息,如同在平静的朝堂里扔下了一颗水雷。冲天而起的水花之中,有人欢喜有人愁。他的一举一动,都吸引着无数双眼睛。当天使们前往大臣家里宣旨进宫的时候,早已按耐不住的朝臣们,用最快的速度前往皇宫。

    被嘈杂声惊动的京城百姓,纷纷躲在门后观看,一个个议论纷纷:

    “孩儿他爸,这是咋回事啊,鸡才叫头遍,外面怎么乱哄哄的,把娃儿都要吵醒了。”

    “你个傻婆娘闭嘴,我哪儿知道咋回事,我要知道就去宫里当差了。”

    “老头子,上朝的时间改了?以前不是太阳出来了才上朝吗?”

    “怕是边关有急事了吧,不过,以前也没见他们这么着急啊。”

    “五叔,你以前当过小吏,你知道这是咋回事不?”

    “老夫也不知道,皇上最近也没啥动静啊。额,难道皇后不是亲生的这事是真的?”

    “马六,你小子看什么呢?快来,这把牌你还玩不玩了?你还差我三两银子呢。”

    “闭上你的鸟嘴,老子撒泡尿都能看见锦衣卫,邪了门了。妈的,这就是触霉头。”

    “李兄,门外如此嘈杂,所谓何事?”

    “张弟,看衙役官差行色匆匆,面有不善。难道是皇上夜御十女,病倒了…”

    “哎呀官人,您还不睡啊。大明朝又没啥新鲜事儿,待会儿去茶馆打听一下不就行了吗。”

    “还是翠花说的透彻,国家大事再大,也不及翠花的…大,是吧。来,某家手有些冷了…”

    ……………………………………………………………………………………………….

    魏忠贤站在熟悉的午门之外,弹了弹身上的雪花,整理了一下衣冠。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扫视了一眼群臣,便从马车里请出圣旨。虽然京城凛冽的寒风刮在脸上生疼,但魏忠贤还是昂首挺胸,向着皇极殿迈出了步伐。

    一入午门,魏忠贤就发觉往日熟悉的皇宫,少了些熟悉的味道。道路两侧雄壮的禁卫军站得远远的,取而代之的是松树盆栽,两排绿色一直延伸到皇极殿门口;内金水河右侧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建筑,看样子很像一个巨大的水桶,几个太监在哪儿踩着水车又是何意?

    魏忠贤似乎发现了一个重大情况,皇极殿门外,竟然没有一个侍卫,这怎么能行,皇上的安全还要不要了?门外的两个通道是何意?太监手里拿着的长木条又是什么东西?

    魏忠贤稳步走到皇极殿门外的铁栏外,便有太监上前告声得罪了,便手持长木条在魏忠贤身上前后扫了一下。这时一个太监低眉顺眼地说道:“魏公公,您的腰间似有铁质物品,还劳烦魏公公取出来放在一边,待会儿下朝的时候再还给您。”

    魏忠贤这才想起来,身上确实带着一块金腰扣,那是山西的一个官员送的。魏忠贤只好在一边的更衣室将腰扣取了下来,交到太监手里,并从太监手里领取了一个新的木质腰扣。

    小太监与他核实做好记录以后,就用一个口袋将腰扣装好,放进了一个小格子里,并且递给魏忠贤一个小木牌作为取物凭证。

    “你过来一下,你们现在这是整的什么东西?”魏忠贤叫过那小太监低声问道。

    “魏公公,这是皇上新增设的安全通道。凡有进皇极殿者,必须走这里。您看见那铁质栏杆没有?那都是磁石做的,任谁身上都别想藏着铁质的东西。我们手持的木条里面也是有磁石的,当然实际是主要用来贴身检查,磁石不能吸附的铜器一类的东西。”小太监答道。

    魏忠贤点点头心道:此法虽然闻所未闻,倒也算合情合理。他重新整理了一下衣冠,迈入了通往皇极殿的石板路,稍后便站列在一侧等待入宫。这时一个小太监上前来说道:“魏公公,皇上说了,您来了的话,就先入殿。”魏忠贤闻言,沉吸一口气,便进入了皇极殿。

    …………………………………………………………………………..

    “哟魏公公,您来得真早啊,这天儿还没亮呢。”这时,从皇极殿门里突如其来地飘出了一个声音。

    毫无准备的魏忠贤,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待他定睛一看,却是锦衣卫都指挥使骆思恭。这骆思恭今日顶盔掼甲,腰配绣春刀,正像个门神一样守在近前的柱子下面。两只眼睛血丝密布,显然已经在这里守卫了很久了。

    “哟,这不是骆指挥使嘛。咱家今日刚刚回京,还没来得及去拜访您,还请您见谅啊。瞧您今天这架势,难不成宫里进了贼人?”魏忠贤弯腰打着哈哈道。

    “有我锦衣卫在,怎么可能有贼人进得了皇宫?只是昨夜皇上秉烛夜读,老夫陪着一边而已。闲话不多说了,魏公公,还是先到前面站着,皇上应该一会儿就出来了。”骆思恭也懒得解释,急忙把话题岔开。

    见一脑门子问号的魏忠贤,一步一回头的走了进去。骆思恭心里暗暗叫苦:皇上倒是把乾清宫和坤宁宫的护卫撤了,这就让我难办咯。我特么也不想在这宫里守卫啊,可我要是不来,万一那帮混蛋出了岔子这么办?哎…

    魏忠贤刚刚站好,便有一个小太监上来小声禀告:“魏公公,皇上要我告诉您,这宫里有些规矩变了。第一,您要是想说话,必须举右手示意;第二,您要是觉得站得累了,知会小的一声,小的给您送张软和的凳子过来;第三,宫殿进门右角落里有茶水,您随时可以取用。”

    魏忠贤:“…”

    …………………………………………………………………………………..

    待群臣进入皇极殿各自选好位置后,一个尖细的声音唱到:“皇上驾到,诸臣行礼。”

    “诸位臣工,平身。”朱由校丹田气十足的声音,从龙椅开始向往扩散,占据了皇极殿的每一个角落。魏忠贤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向来慵懒的皇上,什么时候如此注重礼仪了?

    魏忠贤抬头再看皇上时,心里竟然有了一丝惧意。面前的皇上,虽然依旧青涩,但其英俊的面容之中,已有了不少威严之气;那双清澈的眼眸,虽然依旧略显稚嫩,但目光之中已隐隐有凌厉之色。现在的皇上更像一只正在磨砺双爪的幼虎,已经准备嗷啸群山!!

    “魏忠贤,朕命你去山西做的事,结果如何?你照直说便是,诸位臣工也应该知道,你在山西做了些什么。”朱由校问道。

    魏忠贤很奇怪皇上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不是应该问我意图攻打皇宫的事,以及红丸案吗?他抛开杂念,急忙定了定神走出队列,双手奉上圣旨道:“皇上,此事详情,内臣已写在折子里。”

    朱由校将折子拿到手后,随意翻了翻说道:“折子朕待会看,你把里面的内容复述一遍。”

    魏忠贤清了清嗓子道:“内臣奉旨前往山西,督查山西商人与蒙古互市一事。期间发现大量商人,不遵朝廷命令,违规进行交易者甚多。

    督查期间,商人多有不服从检查者,更有甚者煽动无知乡民闹事,内臣也算死里逃生。因为商人抵抗激烈,内臣不得不放弃了进一步的督查。内臣未能完成皇上的要求,还请皇上责罚。”

    “嗯,那乡民闹事的时候,边军在做什么?”朱由校继续问道。他对于这个结果,心里还是感到有些不可思议。查账而已,用得着这么反抗?

    “回陛下,边军说蒙古人入关打草谷,于是都出关抵抗去了。内臣也因此在军营被围,差点丢了老命。”魏忠贤说道。

    朱由校疑道:“打草谷?都要入冬了蒙古人打草谷?”

    魏忠贤的话,也在朝臣中引发了一片低声的讨论。熟悉军事的大臣,开始给其余人详解什么叫做打草谷,以及蒙古人为何多在春天打草谷…

    ………………………………………………………………………..

    朱由校沉思片刻后,说道:“锦衣都指挥使骆思恭,朕命你彻查此案。让边军把蒙古人,何时从何地进入到大同打草谷一事说清楚,并且附上损失情况,一定要详细,别用什么伤亡百余人的话,朕不想听。能让边军集体出动的,一定是大规模入侵事件。”

    骆思恭领命而去后,朱由校看了看魏忠贤说道:“魏忠贤,朝堂之中有人弹劾你的事,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朕想问问,你对此有什么想法?”

    魏忠贤长袍一撩,跪倒于地道:“皇上,这定是那些奸佞小人所为。内臣怎会行攻打皇宫之事,还望陛下明察。”

    朱由校说道:“朕也想相信你,可是如今依照左都督田尔耕所言,人证物证俱在。你又作何解释?”

    “皇上,老奴不曾拥有什么火枪一类的东西,更不会指使田尔耕去获取火枪。”魏忠贤说道。

    朱由校道:“嗯,在这个问题上,朕也有疑问。诸位臣工,一个月前,工部曾经去田尔耕家中取出了五百只火枪。后来经过检验,证明这五百只火枪,不可能出自工部军器局。”

    “田尔耕,你说这五百只火枪是阮大铖交给孙祎,然后孙祎再交给你的是吧。”朱由校问道。

    “正是,陛下。”田尔耕答道。

    “嗯,那你给我解释一下,这五百只火枪里面,只有一只炸膛是怎么回事?这批火枪到底从哪里来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aiquxs.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