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号彩票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爱去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总裁的巅峰兵王 > 第两百零三章 心跳加速

女总裁的巅峰兵王 第两百零三章 心跳加速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楚云天貌似一脸歉意的讲道:“不好意思啦,小玲,我现在就去重新买一碗,赔给你。”

    “不需要啦,我自己去买。”楚韵玲没好气的说。

    “堂妹,你在这等着,小王,我们走。”楚云天貌似很热心的说,转过身,带着他的秘书,朝食堂里面走去。

    楚云天在食堂的窗户口,打了一盒稀米饭,却在不经意间,把沾在食指上的白色粉末,弹进了米汤里面,接着,楚云天把盒子盖在盖上,转过身,把打包盒递到了秘书的手里面,说:“小王,送给我小妹。”

    “哦,好的,楚总。”秘书微笑着说道,转过身,走出食堂门口,把打包盒递到了楚韵玲的手里面,一脸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楚小姐,这是我们楚总赔给你的。”

    这时,楚云天双手插在口袋里,也从食堂门口走了出来,淡笑着说:“不好意思啊,小妹。”

    楚韵玲一脸不爽的白了楚云天一眼,然后径直走向了电梯口。

    楚韵玲没有察觉的是,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楚云天的眼里,忽然涌出了深深的笑意!

    ……

    三分钟后。

    楚韵玲的身影出现在了病房门口,脸上的表情,很是不开心!

    正在看电视的陈南,并没有察觉到楚韵玲脸上的表情,直到楚韵玲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姐夫,吃饭。”他才反应过来。

    电视上,此时播放的是一军事节目,这可是陈南的最爱。

    陈南转过头,看到楚韵玲把米汤,馒头,炒菜摆放在了床头柜上,忍不住轻声的说:“小玲,你辛苦了哈。”

    “不辛苦,要不是遇到楚云天那家伙,我早就上来了。”楚韵玲一脸不爽的说道。

    陈南微微有些讶异的问:“楚云天?你堂哥,楚云天?”

    “是啊。”楚韵玲十分不爽的应道。

    “他来干嘛?”陈南问。

    “说是他有一个朋友住院,过来看看的,本来我想早点上来的,这家伙非要拉着我说话,真是烦死了。”楚韵玲没好气的讲道。

    陈南没有作答,不多,心里却有些小小的困惑。

    恰在这时,楚韵玲的声音传来:“姐夫,你快点吃吧,菜都有些凉了。”

    “好。”

    陈南倒是并没有考虑太多,把病床的餐桌给支起来,就在餐桌上,准备大快朵颐起来。

    陈南拿起一个馒头,准备咬下去之前,好奇的问道:“你吃过了吗?”

    楚韵玲轻声的说:“早就吃过啦。”

    “好吧。”

    陈南点了点头,接着,咬下一口馒头,轻轻的喝了一口米汤!

    等到把米汤,馒头,全部吃完之后,陈南一脸的满足,微笑着说道:“现在肚子好受多了。”

    楚韵玲本坐在凳子上玩手机,见陈南吃完,站起身来,帮他收拾了起来。

    是夜!

    晚上八点!

    楚韵玲在旁边的陪护床上睡下了,病房里安安静静的,陈南本也闭上了眼睛,准备入睡。

    可陡然间,他的眼皮忽然睁了开来。

    啊!

    陈南捂着心口,感觉心脏好像要跳出来似的,他猛然的坐直了起来,瞪圆了眼睛,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喘气的声音,惊醒了楚韵玲,楚韵玲猛然的揭开被子,走到陈南病床前,关切的问道:“姐夫,你怎么了?”

    陈南捂着心口,想要把高速跳动的心脏给压制下去似的,可是,根本没用。

    他心里明白,他肯定是中毒了,多年的任务经历,让他很确信这点!

    陈南命令楚韵玲:“小玲,你,,,你快去外面,找一家药房,随时等候我的命令,快!”

    楚韵玲一脸慌张的问:“姐夫,怎么了啊?你别吓我?”

    陈南大声的吼道:“快下去啊。”

    楚韵玲点了点头,连忙冲出了病房,不一会儿,消失在了陈南的视线中。

    陈南瞪圆了眼睛,拳头使命的砸着他的心口,努力的让自己的意识,保持着清醒,然后他从枕头底下掏出手机,拨通了眼镜的号码。

    “喂。”电话通了,陈南便直截了当的说:“眼镜,我中毒了,心跳加快,心快要跳出来似的,告诉我,这是什么毒,怎么解?快。”

    “艹,老大,你怎么说话声音都变了?”

    陈南此时的额头冒出了一片虚汗,低声的说:“我,我是在坚持着和你通话,你要是慢一步,你,你就永远都见不到你老大了。”

    “好,好,老大,你等着,我马上查。”眼镜似乎意识到陈南并非跟他开玩笑,语气变得慌张了起来,讲道。

    陈南把手机,随意的放到了身前的被子上,拳头,依旧在使命的敲打着他的心口。

    这样,可以让他意识保持清醒,也能让缓解一下心脏跳动过快,带来的痛苦。

    十秒钟后,手机里就传出了眼镜的叫声:“老大,是金鱼草,这是金鱼草的毒,解毒方法,喝酒,喝大量的酒,酒精可以中和掉血液里金鱼草的毒!”

    “我知道啦。”陈南有些艰难的说。

    挂掉了眼镜的电话,打给了楚韵玲:“小玲,买两瓶上好的白酒上来,快!”

    陈南说完,连忙平躺在了床上,因为此时他感觉身体的力气,越来越弱,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平躺着,可以节省力气,减弱身体的能量消耗。

    陈南瞪圆了眼睛,大口的喘着气。

    痛苦,在他的心口蔓延,此时他最想听到的声音当然就是楚韵玲的叫声。

    他等啊等。

    大概过去了两分钟!

    门口忽然传来楚韵玲气喘吁吁的声音:“姐,姐夫,酒,酒来了…。”

    陈南此时根本就没有力气跟楚韵玲说话,幸好,楚韵玲虽是气喘吁吁,却拖着疲惫沉重的双腿,跑到陈南病床前,打开酒瓶盖子,把白酒咕噜咕噜的送进了陈南的嘴里。

    楚韵玲一边喂食着陈南白酒,一边泪眼婆娑,自言自语的说:“姐夫,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

    陈南大口的喝着酒,胸口的灼热,倒使得他心脏的跳动,变缓了下来。

    不一会儿,一瓶白酒被陈南全部解决了。

    楚韵玲手里抓着另外一瓶白酒,表情有些犹豫。

    恰在这时,陈南坚定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小玲,第二瓶白酒也打开。”

    楚韵玲急忙点点头,拧开酒瓶盖子,把瓶口再一次对准了陈南的嘴巴,把酒水疯狂的送进陈南的肚子里。

    十秒钟后,另外一瓶白酒瓶也见底了,楚韵玲又害怕,又紧张的问:“姐,姐夫,你怎么样了?”

    陈南闭着眼睛,胸膛被烧的火热,只是,感觉到心口没有之前那样疼痛了,让他的心情,稍微的好受了那么一点。

    这时,楚韵玲依旧紧张的问:“姐夫,你没事吧,你说句话啊?”

    这时,陈南张开嘴巴,轻轻的开口道:“小玲,我没事,让我休息一下。”

    楚韵玲一脸伤心的点了点头,掩面跑出了病房,在走廊里,紧急的拨通了楚韵诗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楚韵玲痛苦的说道:“姐,我今天害了姐夫,都是我的错,我心里好难受啊。”

    楚韵诗顿时很好奇的问:“小玲,怎么了啊?”

    楚韵玲说:“姐夫他下午吃了我给他打的饭,晚上的时候,忽然变成那个样子,好恐怖啊,肯定是我打的饭有问题,都怪我,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啊?”

    楚韵诗更迷茫的问:“小玲,你别紧张,慢慢说,到底怎么了?”

    楚韵诗说:“姐,下午的时候..。”

    于是她把下午打饭怎么遇到楚云天,楚云天又是怎么弄撒了她的米汤,后来给她重新买了一碗,等等经过一五一十的都告诉给了楚韵诗。

    楚韵诗听完,忍不住惊叫道:“你在医院遇到楚云天了?”手机用户请浏览www.chipgerrity.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

友情链接:北京pk10玩法规则  北京赛车pk10官方开奖  金巴黎彩票  趣彩彩票  永利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